<var id="l1j55"></var>
<var id="l1j55"><strike id="l1j55"><listing id="l1j55"></listing></strike></var>
<var id="l1j55"></var>
<var id="l1j55"></var>
<cite id="l1j55"></cite>
<var id="l1j55"></var>
<var id="l1j55"><dl id="l1j55"><listing id="l1j55"></listing></dl></var>
<ins id="l1j55"></ins><var id="l1j55"></var>
<cite id="l1j55"></cite>
<cite id="l1j55"><video id="l1j55"></video></cite>
<var id="l1j55"><strike id="l1j55"></strike></var>

宗馥莉“拋棄”王力宏,娃哈哈打的什么算盤?

2019-12-10 15:35:02

教師資格證 http://www.mjshz.com/

原標題:宗馥莉“拋棄”王力宏,娃哈哈打的什么算盤? 來源:一粒金?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一粒金,作者:金不換,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你喜歡王力宏嗎?”

“不喜歡,他年紀大了,有審美疲勞”

這段對話不是出自兩個跨年代追星族的針鋒相對,而是發生在最近的某檔訪談節目上。面對主持人的提問,娃哈哈掌門人宗慶后的女兒宗馥莉直言不諱。

回過來看,宗馥莉不喜歡的王力宏已經為娃哈哈當了20年代言人,當年宗慶后更是公開表示要讓王力宏當永久代言人。但宗馥莉在去年執掌娃哈哈品牌公關部后,第一件事便是結束了這段甜蜜的合作旅程。

因為她想創新,想年輕化,想破除娃哈哈5年時間縮水超300億元的困境。

事實上過去幾年,娃哈哈并非沒有試圖用創新破局,推新品、玩跨界、走線上,遍地開花,但均已慘敗告終,營收也止不住地下滑。

喊著要創新的娃哈哈如今越來越成為“懷舊”的代名詞,未來的女掌門人能帶領娃哈哈闖出創新天地嗎?

反叛的千金

首富千金,曾經被當做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商業公主”,如今逐漸成為外界窺探企業浮沉的反光鏡。

新世紀以來,“首富千金”的寶座接連易主。除了宗馥莉以外,楊國強之女楊惠妍也曾登上該寶座。

兩位大佬的掌上明珠都是海歸派,回國都進入自家企業充當接班人的角色。在如何繼承家業這件事上,兩人卻逐漸駛向截然不同的航線——宗馥莉激進反叛,楊惠妍低調順從。

自出現在公眾面前以來,宗馥莉始終給外界反叛者的形象:她不喜歡喝娃哈哈,覺得太甜了,更喜歡喝烏龍和鐵觀音;她不喜歡自家代言人,掌權后立馬換掉;她沒有避諱競爭對手的存在,聲稱最佩服農夫山泉。

她甚至公開表達對父親的不同的管理觀念。面對娃哈哈與達能之爭,她直言“父親只是簡單看到一些資金和技術的誘惑,沒有想清楚自己的目標和方向、跟外資合作的弊端”。

2013年,在某場頒獎典禮上,白巖松笑著問宗馥莉:“爸爸是不是你的偶像?”。大部分二代都會對父親盡贊美之詞,而她的回答卻是把話題引向了自己,“爸爸既是我的偶像,也不是。說不是的主要原因是我希望能超越他,把娃哈哈做得更好?!?/p>

叛逆之心,溢于言表。鏡頭轉向臺下,宗慶后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

但比起王思聰創業三次失敗就得回萬達上班的“宿命”,宗馥莉有著更大的野心,她的目標是收購娃哈哈,“我不想做個繼承者,我希望能夠去并購娃哈哈。那就是一種擁有,不是繼承”。

抵抗、批判、顛覆,這位娃哈哈的未來女接班人以激進、嚴苛的方式拿自己企業開刀。

相對而言,楊惠妍則要溫和許多。今年3月業績會上,被記者問到如何評價女兒,楊國強說到:“very good!”事實上,從小楊惠妍就被安排旁聽碧桂園董事會議,典型的乖乖女形象,完美的繼承者角色。

宗馥莉是激進的反叛者,楊惠妍是溫和的繼承者,為何兩位首富千金展現出完全不同的“人設”?

近些年的娛樂圈明星也流行立人設,但也頻頻爆出“人設崩塌”的窘況。事后不難發現,大部分人設都映射出明星的真實面目,如靳東的“博學多才”,文章的“愛妻小男人”,缺什么補什么。

同樣,兩位首富千金的人設也映射出各家的生意起伏,補的是生意上的需要。

自2013年營收達到783億元頂峰后,娃哈哈營收便急劇下滑,去年跌至469億元,5年時間縮水超300億元。根據《2018中國食品飲料100強》報告顯示,娃哈哈排名第六,甚至被康師傅反超,跌落行業第一神壇。

碧桂園在去年房企排行榜中穩居行業第一,勢頭甚猛。接手如此大的體量,楊惠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穩。

但娃哈哈原有的多項創新已經宣告失敗,對宗馥莉來說繼承意味著深淵。

因此,與其說宗馥莉是天生的反叛者,不如說是自家企業的困境把她推上了反叛者的人設。

大潰敗

大部分具有開拓意義的企業都帶有反叛色彩,就連陷入創新困境的娃哈哈當年也是改革開放中的弄潮兒,反叛者先驅。

但反叛并非嘴上說說的自我標榜,落地過程中隨處可見的是新世界的迷茫和舊世界的阻礙,宗馥莉的反叛之路同樣坎坷。

一開始,宗馥莉并沒踏入“飲料新世界”。2009年到2012年,宗馥莉執掌宏勝集團練手,主要負責娃哈哈飲料的OEM代加工業務。四年內,宏盛年營業收入增長率超過30%,可以說表現相當出色。

本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2016年宗馥莉開始試水飲料業務。她選擇從娃哈哈的對立面切入,推出定制化果蔬汁品牌“Kellyone”。

這款飲料走的是與娃哈哈完全不同的路線,娃哈哈外觀親民,Kellyone高端前衛;娃哈哈線下布局,Kellyone主攻線上;娃哈哈瞄準小鎮鄉村,KellyOne試點一二線城市;娃哈哈不超過兩塊錢,KellyOne賣28元、38元、48元不等。

最終,這款新潮的果蔬飲料全面撲街,宗馥莉陷入了沉思。事實上,Kellyone不僅是在當時稍顯前衛,三年后的今天同樣如此,宗馥莉的打法過于激進。

產品撲街,宗馥莉轉而向資本市場上尋找突圍機會。娃哈哈此前一直與資本市場保持距離,宗慶后也宣稱“錢夠花,無需上市”,但宗馥莉不認可,她相信資本的力量。

2017年5月,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糖果公告稱,宗馥莉將開價5.73億港元買下中國糖果,隨后其股價迅速暴漲。然而,三個月后宗馥莉宣布收購要約失效,中國糖果股價隨之大幅下跌,有業內人士稱宗馥莉被莊家利用。

不管真正內幕如何,宗馥莉在資本市場的首戰最終也撲街。

在闖入新世界的大門上,宗馥莉的反叛之路并沒有那么好走。她在娃哈哈原有的、產業鏈上下游的業務上表現出色,但涉及到娃哈哈核心業務上明顯平庸。

有人問她“失敗了會怎樣?”,這個問題并不好回答。宗馥莉再次顯露出她的叛逆底色,“重新來過,但我是挺驕傲的”。她認為成敗是她和宏盛的事,與父親和娃哈哈集團無關。

盡管在大門口頻頻遇挫,但宗馥莉還是義無反顧的闖入了新世界。2018年4月,宗馥莉正式進入娃哈哈擔任品牌公關部部長。

去年11月,久未上線的宗慶后突然發了條微博“誰動了我的營養快線”,并@宗馥莉。父女之間一唱一和實則為自家營養快線新品造勢,而這款新品的主推人正是宗馥莉。從外觀上看,這款新品褪去了十幾年的老包裝,換上新的潮流“服裝”。

此后,類似的新品在宗馥莉的推動下接連涌現,從AD鈣奶味奶心月餅、炫彩版營養快線等等,娃哈哈似乎變得更潮了。

但遺憾的是,娃哈哈整體上并沒有得到有效改觀。

問題出在哪?事實上,宗馥莉在娃哈哈的創新只是在“嘴上”,也就是說她只是在原有產品的基礎上動動皮毛,做一做品牌轉型、產品包裝、營銷推廣,然而真正的爆款、符合消費者需求的產品卻沒有被推出。

這個問題在娃哈哈內部一直存在。前幾年娃哈哈嘗試過眼花繚亂的多元化戰略,推出過三百多款產品,包括童裝、奶粉、商場、白酒……最終都石沉大海,而當年的主力軍AD鈣奶、營養快線銷量反而均在下滑。

多樣化的產品撲街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其背后難以看到創新的影子。此前娃哈哈最擅長的打法是,找市場上已有的爆款產品對標并迅速復制,再借助龐大的資金和穩固的聯銷渠道迅速占領市場。其本身產品極少有創新,以至于被調侃為“飲料界的騰訊”。

這一套在娃哈哈建立初期有效,但如今的市場主體已經發生了變化。消費者主力軍千禧一代個性十足,需求難以摸透,市場上的爆款產品越來越少,娃哈哈一時找不到方向四處碰壁。

另外,娃哈哈還放不下心心念的聯銷體舊模式。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娃哈哈對電商保持著抵觸態度,依舊采用傳統的多層經銷商模式,通過捆綁經營覆蓋縣鄉市場,這也是娃哈哈此前成功的重要法寶。

但當電商開始紛紛下沉,農村消費者趨向于網購時,娃哈哈的銷售渠道遭到巨大沖擊,渠道利潤率大幅下滑,然而宗慶后卻對互聯網電商并不領情。

在央視《對話》節目上,他對馬云提出的新零售概念嗤之以鼻,“我認為除了新技術以外,其他的都是胡說八道。此后他更聲稱“電商沖擊不了娃哈哈,電商沒有創造新東西,不如實體經濟”。雖然此后娃哈哈被“打臉”開始與電商聯姻,但并不成功,而且也錯過了最佳時機。

嘴上喊創新的娃哈哈,其實還是放不下它賴以起家的產品和渠道舊模式,而放不下的人,則是宗慶后。

74歲高齡、董事長、總經理兩把大權緊握,宗慶后或許是上一輩企業家中最戀戰的一位。

大家長式的管理衍生出獨裁式的決策。宗慶后一年有200天在跑市場,娃哈哈的每一項產品推出的決策機制和程序全憑宗慶后一個人的感覺。每天晚上,宗慶后靠著茶、煙、筆處理文件到深夜,而旗下部門每天只是在寫報告,等待分配任務。

但要讓一位74歲的老人去理解當下的年輕人,創新從何談起。

盡管現在讓女兒進入集團,但也是讓她在品牌公關創新上動動皮毛。核心的業務,宗慶后依然沒有松手,宗馥莉的“舊世界阻礙”仍在。

海歸VS草根

反叛與守舊,宗馥莉與宗慶后的性格底色截然不同,不過這也是兩人特殊的成長背景所釀造。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浪潮來襲,33歲的宗慶后抓住了他人生的第一個機遇。他頂崗返城后成為杭州工農校辦紙箱廠的工人,隨后又轉業成為一名供銷員。

1987年,宗慶后承包了杭州上城區的校辦企業經銷部,不管嚴寒酷暑每天蹬三輪賣冰棍、汽水。這一年,宗慶后42歲。兩年后,宗慶后成立杭州娃哈哈營養食品廠,開始生產娃哈哈兒童營養液,由此踏入商業世界。

中年艱難創業,從底層草根摸爬滾打殺出一條路,宗慶后稱得上是那個時代的反叛者。

而宗馥莉從小留學海外,長期受到西方世界經濟運行和文化理念的影響,行事作風干脆利落,講究創新與效率。2012年圣誕節,宗馥莉頭戴鹿角,在蕭山基地的食堂親自動手為員工準備圣誕午餐,這在宗慶后身上完全不可能發生。

一個是海外留學精英,一個是闖出來的本地草根。成長背景不同,導致二人管理方式上存在諸多不同:宗慶后喜歡跑市場,眼見為實,宗馥莉更喜歡數據分析;宗慶后的家長式管理強調“人治”,宗馥莉只認制度;宗慶后認為轉型需要循序漸進,宗馥莉認為形勢急迫。

事實上,宗慶后坦言自己與宗馥莉的確存在管理分歧。他曾公開表示員工表現不好,宗馥莉就辭退,這與他的觀念相悖。事實上,娃哈哈曾經的確發生過宗馥莉辭退員工,宗慶后又將員工請回去的鬧劇。

面對分歧,宗馥莉也頗為無奈。她曾抱怨父親在家里“非常獨權”,做事情比較難,她很難處理好父與女、領導和下屬的關系。一旁的泰康集團董事長陳東升忙著圓場,勸誡要尊重長輩和領導。

兩人相繼隔空吐槽,顯然如今宗慶后父女仍沒有磨合成熟。二人仍在多個層面抱有不同看法,某些時候誰也無法說服誰。

只是對于娃哈哈來說,破局之戰已經等不及兩人的慢慢磨合,也耐不住兩人在管理理念上的互相diss。不以產品為中心的商業模式都是打嘴炮,是空中樓閣。

在11月浙商大會的開幕式上,宗慶后、宗馥莉父女罕見同臺,與其他浙商一起唱響《歌唱祖國》。

舞臺兩端,兩人面帶微笑,難得保持一致地齊聲歌唱。

只是“臺下“的娃哈哈,看著臺上表面和諧的父女倆,難以”哇,哈哈“。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一粒金,作者:金不換

上一篇:

下一篇:

關于我們

浙江生活網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匯集美食文化、生活百科、熱點新聞、投資理財、房產家居、教育科研、等多方面權威信息

版權信息

浙江生活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

微信指导购买三分快三彩票的